再读中文网 > 凰医废后> 第七百零七章 不共戴天之仇

凰医废后 第七百零七章 不共戴天之仇

  苍凛尘想,他不可能将这秘密藏着掖着一辈子,既然是拓拔策‘阴’差阳错出现在了他的面前,那他就供认不讳。<>棉花糖</>.访问:.。

  “你父皇确实是我杀的,为了给母妃报仇。”他声音很平静,就算拓拔策站在面前他也能坦然面对,是他杀虞太妃在先,就别怪他杀了***皇帝。

  拓拔策面上的冷笑渐渐的收敛,瞳眸不断的放大,渐渐有了光亮:“你说什么?”

  他一直以为自己的父皇是被安定王杀了的,他还想有朝一日一定要手刃了安定王,夺回属于自己的江山,为自己的父皇报仇。

  然而,现在却听苍凛尘这么说,让他一时间难以接受,不知道苍凛尘的话是真是假。

  夏‘吟’欢忙拽住了苍凛尘的胳膊道:“苍,你……”

  她也没想到苍凛尘会在拓拔策面前亲口承认,是他杀了***皇帝,这不等于在对拓拔策下战书吗?

  苍凛尘拍了拍她的手,惯用的安慰举动,他如果不说心里会有疙瘩,他只有什么都说才会舒服,心里藏不住秘密。

  夏‘吟’欢无奈的松开手,苍凛尘直接对拓拔策说道:“我们本来只是想到后宫放一把火造成‘混’‘乱’,刚好遇到了皇帝,我是为了报仇。”

  “你找死!”拓拔策二话不说,面‘色’狰狞,立马‘抽’出了他腰际杀人无数的佩剑来,直‘逼’苍凛尘。

  他相信苍凛尘不会说谎,苍凛尘没必要编造出这个谎言来骗他,而且他回宫的时候也知道,后宫确实是着火了鬼手天医>

  如果苍凛尘没有踏足过后宫,他不可能知道后宫着火的事情,证明一切都是他做的,后宫放火是他做的,联合欧阳晨攻打***也是他,杀了他父皇的人也是他!

  想着,他已经抑制不住心中的怒火,早就想杀了苍凛尘,早就想将他大卸八块,他就在眼前!

  转眼拓拔策已经在了跟前,速度异常的快,苍凛尘连忙将夏‘吟’欢推开,将剑也拔出来与之要对抗。

  “锵!”只听一声刺耳的金属碰撞的声音,两柄长剑碰触出了火‘花’来,还好,两人的剑都是上好的材质,若是任何一方的质量稍稍逊‘色’,必定会被直接斩断。

  拓拔策一击不成,连忙退后,又发起了攻势,苍凛尘只觉得虎口隐隐有些发麻,和拓拔策对决不是一次两次,但是这时候的拓拔策显然是用尽了全力,企图杀了他。

  有些麻烦了,苍凛尘眉宇微蹙,这样的拓拔策是豁出了一切要取他的‘性’命,对付起来很棘手,他还在想着,拓拔策已经又冲到了他的面前,又是拦腰重重的一记,他连忙又挡下来,只是隐隐有些吃力。()

  平常的拓拔策和他对决,也是落在他的下风,最多只能和他打个平手,今天的拓拔策招招凌厉,让苍凛尘受到了牵制。

  拓拔策连连几次三番的攻击,苍凛尘抵挡下来有些吃力,准确的来说,他还不想杀拓拔策,他已经没必要再杀他了。

  他落魄至此也是他害的,已经成了这样的拓拔策对于他来说已经没有了威胁‘性’,对夏‘吟’欢来说也没有威胁。

  就算留着他的命他也再不能对夏‘吟’欢做什么了,所以苍凛尘一直都没使出全力来,也没有杀心。

  接二连三的如此,拓拔策已经看出这时候和自己对决苍凛尘根本不是平常的苍凛尘,只是冷冷的说道:“你若只懂得防,那等我杀了你后,夏‘吟’欢就是我的了,我虽然落魄了,但是对付一个‘女’人还是绰绰有余的。”

  夏‘吟’欢就是苍凛尘的逆鳞,无可厚非,当苍凛尘听到这么一句话的时候,突然眼冒大火,條地将拓拔策推开老远,顺带还踢了他一脚天才儿子腹黑娘亲>

  见到苍凛尘拿出了真本事,拓拔策反倒是笑了起来,‘摸’了‘摸’鼻子,尽是冷笑:“这才有点意思,这样杀了你才有成就感!”

  说罢,他不再停顿,如同一只离弦的箭一般俯冲过去,直‘逼’苍凛尘,向着他的‘胸’膛狠狠的一击。

  苍凛尘也不甘落后,一个后空翻躲过了他凌厉的招式,稳稳当当的站在了地上,并且发起了反击,刺向他的喉间。

  既然拓拔策如今还想着如何得到夏‘吟’欢,他也没必要再手下留情了,留下也只是祸害,若有那么一天,夏‘吟’欢要是再落到了他的手上,后果不堪设想。

  他现在已经不是***的太子,什么都没有,或许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这样反而夏‘吟’欢就更危险了。

  两人厮打城了一片,夏‘吟’欢只看到人影来来去去,却分不清到底谁是谁,只能听着拓拔策的话,暗自揣测着谁才是苍凛尘。

  看不清楚状况的夏‘吟’欢才是最焦急的一个,她连忙走到还有些温度的火堆前,拿了一些稻草用火折子点燃后丢在火堆里。

  总算将火堆点燃了,这才分清了敌我,可就在这时候,苍凛尘正想去刺拓拔策的‘胸’膛,而拓拔策已经闪开,反手就像苍凛尘刺去。

  “小心!”夏‘吟’欢心里一紧,喊着,身子已经不自觉的往前,扑在了苍凛尘的身上,将苍凛尘楼的紧紧的。

  拓拔策看着夏‘吟’欢近在眼前,可是已经收不住手,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手中的剑,从夏‘吟’欢的腰际擦过。

  “‘吟’欢!”苍凛尘一声惊呼,连忙搂住了夏‘吟’欢,他没有想到夏‘吟’欢会突然飞奔而来,那一剑凭他完全可以轻松的躲过的。

  “‘吟’欢,你怎么样了?”苍凛尘紧紧的搂着夏‘吟’欢,垂眼去检查她的伤势,只见腰际的衣衫已经被划破,血流入注。

  他急红了眼,一直都冷静的他,这时候却手足无措起来,除了紧紧的搂着夏‘吟’欢一时间想不到别的办法。

  拓拔策站在旁侧,呆呆的看着这一幕给懵了终极剑道全文阅读。他看到夏‘吟’欢挡在面前的时候,还好下意识的摆了摆剑刃的角度,若非如此,就不仅仅是擦过夏‘吟’欢腰际这么简单的了,定然会刺穿她的腹部。

  他手里的龙鳞剑‘咣当’一声落在了地上,他的手都在颤抖,不敢想象,他拓拔策竟然刺伤了他一直以来想要得到的夏‘吟’欢,不敢相信,她差点要了夏‘吟’欢的‘性’命。

  “我没事的,只是有点痛而已。”夏‘吟’欢紧拧眉头说道,抬眼见苍凛尘焦灼的目光,担忧的神‘色’,她只有勉强的扯出一丝笑意来。

  “还说没事,都流了这么多的血!”苍凛尘铁铮铮的七尺男儿,这时候几乎是带着哭腔说出这句话来的。

  他的手掌一直按着夏‘吟’欢的伤口,而血却顺着他的指缝间溢出来,不多时已经染红了她腰际的衣衫,顺着裙摆流下,像是一副泼墨画。

  夏‘吟’欢还是固执的摇了摇头,作为医生的她很清楚,自己的伤并不在要害上,只是在腰侧而已并不致命。

  “不会有大事的,真的,我知道。”夏‘吟’欢虽然这么说,但是疼痛却让她的嘴‘唇’打着颤,总算知道,那些没有打麻醉剂就动手术的人该是有多疼。

  “别说话了,你躺一会儿,先休息一会儿。”苍凛尘又不是郎中,看着她的伤口汨汨的往外冒着血,担心的不得了,索‘性’扯下自己的衣衫一脚,将她的腰裹起来,想让鲜血流动的不是那么快。

  拓拔策站在一旁如同一根木桩杵在了原地,瞧着苍凛尘扶着夏‘吟’欢躺下,他手脚冰凉到没有知觉。

  “别愣着,赶紧去找郎中,快点!”苍凛尘见他一动不动,已经火上眉梢,都这个时候了他也没有心思再怪拓拔策,他也有错,如果他没有‘激’怒拓拔策的话,如果没有和拓拔策发生打斗的话,夏‘吟’欢一夜不至于奋不顾身为他档上一剑。

  可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只能想办法治好夏‘吟’欢,别让她有生命之忧。

  拓拔策听苍凛尘一声怒吼这才清醒过来,答应了一声就往‘门’外跑,却又在‘门’槛处顿下了脚步回头对苍凛尘说道:“在灵岩城,我认识一个名医,一定能医好夏‘吟’欢,而且还能不留痕迹侯门闺秀最新章节。”

  夏‘吟’欢有心想算了,却无力,在她看来腰际被擦出了一道口子根本就不是大事,缝上两针就了事的,可是却忘记了这是在古代,这些老古董,她只能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好!”苍凛尘一口答应下来,说着就将夏‘吟’欢背在了背上,很少和拓拔策有这么和平的时候,只是也因为夏‘吟’欢。

  他不止想治好夏‘吟’欢,还不想她身上留下一点点的伤痕,她是个‘女’子,身上若是有伤痕,他不介意没关系,夏‘吟’欢或多或少也会在意的。

  两人说走就走,树林里太黑,拓拔策也顾不得这时候暴‘露’不暴‘露’身份的问题,做了一个火把点燃,沿途为苍凛尘照亮,自己在前面领路。

  夏‘吟’欢有些头晕脑胀,眼前也有些发黑并不是伤有多重,而是失血过多的原因,原本就有些贫血,这又加上流了那么的血,眼前发黑是正常的。

  “‘吟’欢,不能睡,打起‘精’神来,到了灵岩城就好了。”苍凛尘一边走一边提醒夏‘吟’欢,他担心夏‘吟’欢要是闭上了眼就再也睁不开了。

  夏‘吟’欢胡‘乱’的应声,她知道自己的身体状况,也知道失血过多会死,但是身体已经由不得她了,渐渐的开始意识模糊,苍凛尘还在说些什么她已经听不真切。

  苍凛尘再唤道‘吟’欢的时候,拓拔策告诉他:“已经昏过去了,不必担心,不会有事的。”

  苍凛尘很想放夏‘吟’欢下来观察一下她的伤势,但是有顾着赶路,只好克制住自己心里的担忧不断往前走。

  他不能飞檐走壁,他担心只会加重夏‘吟’欢的伤势,只好一步步的往南阳城走去,还好不是主城,三人不必伪装,想来只要小心一点的话应该不会被人发现踪影的。

  到了灵岩城已经是五更天时分,眼见着天就快亮,苍凛尘背着夏‘吟’欢的同时不时的反手去‘摸’她的手,赶了一个时辰的路,她的手隐隐的有些冰凉。

  他纵使已经‘精’疲力竭却不敢停下来,不敢耽误她的救治时间。

  下载本书最新的txt电子书请点击:

  本书手机阅读:

  发表书评: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

看过《凰医废后》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