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读中文网 > 凰医废后> 第七百一十七章 使臣来访

凰医废后 第七百一十七章 使臣来访

  欧阳晨愣住了,齐妃的话让他诧异的同时更是愕然,原来她心里一直都这么想的吗?一直觉得因为她是风尘‘女’子而感到自卑吗?

  “朕不许你说这样的话,不管你是不是风尘‘女’子,朕也想将你留在身边。.访问:.。”欧阳晨缓和了面‘色’,语气也柔软许多:“只要你愿意,朕可以将你立为皇后,待朕统一三国成为霸主,你便是至尊无上的人!”

  齐妃闻言,却丝毫不为他的话所感动,反而冷笑道:“你真是先帝的好儿子,先帝未能如愿的事你都要帮他做完,统一三国能怎样?杀再多的人又能怎样?”

  “你什么意思?”欧阳晨从未对她讲过先帝的遗愿,是希望他能将三国覆灭成为霸主,而齐妃从何而知?

  齐妃知道他在怀疑什么,只是淡然一笑,眸中尽是狐媚之‘色’,悠悠的抬起手拿起了桌上的水壶,自己倒了一杯水。

  纤细的手,端起茶盏来一饮而尽,这才又说道:“别忘了,我曾经是先帝的齐妃,先帝的事我都知道,他在想什么我也知道,他此生最大的心愿就是为能统一三国,撒手人寰之后他的意志当然会传给你。”

  “你还知道什么?”欧阳晨面‘色’又沉了下来,以前他总觉得齐妃不受宠,因为每次临幸的时候她会失踪,久而久之先帝也就不宠爱她了,没想到先帝却什么都告诉她,包括他想一统三国的愿望。

  齐妃依旧就是笑,不为他的冷脸而感到恐慌,语速很慢:“除了这些我什么也不知道了,你也知道平常我和陛下相处的时间有限,他也不是什么都跟我说。”

  欧阳晨显然不大相信,但是齐妃都这样说了他也没有办法‘逼’问,齐妃从来都是个‘逼’不得的‘女’子,就像他‘逼’迫她成为自己的妃子,她却说宁愿死也不愿跟他在一起我老婆是校花全文阅读。

  两人陷入了沉默,欧阳晨不问,齐妃也不说,僵持了一段时间,她慢慢的站起身来,看了一眼蜡烛已经快燃尽了,届时下了逐客令:“陛下,都已经这么晚了,您还是回去休息吧,这凤仪宫太小可容不下陛下在此歇息。”

  欧阳晨想,起来了也有些时候了,她不想让人知道她还活着,他也不想有人猜忌,于是站起身往殿外走去。

  到了殿‘门’口,却又顿下了步子回头看了一眼齐妃说道:“不久朕可能会出宫一段时间,你自己在宫中小心一点,有什么事就让碧‘玉’通知朕。(.棉、花‘糖’小‘说’)”

  齐妃不答静静地看着他走出房‘门’,悄然的将‘门’掩上,嘴角却慢慢浮现出苦笑的意味,声音是凄苦的清冷:“先帝,您真是未雨绸缪,都已经不在人世还将人都玩‘弄’在股掌之间。(.)”

  说罢她无奈的摇了摇头,眉目哀伤,眼神中淡淡的光华,似乎流‘露’出无尽的感伤和惆怅。

  于浣不曾想到,竟是让他送个骨灰盒到靖国,就可以戴罪立功,他不禁暗暗庆幸,也心怀感‘激’。

  想来欧阳晨还是重用他的,他作为使臣出使靖国,大概也只是给他一个台阶下罢了,毕竟他是两朝元老,又是开国元勋,更是鼎鼎大名的谋士,欧阳婵借这个机会让他下了尴尬的台阶,恐怕依旧会任命他为朝中大臣。

  出使靖国是在次日,天气晴朗,阳光明媚,湛蓝的天空万里无云,于浣捧着骨灰盒进了皇宫,在你拟政殿殿‘门’口跪下,对着坐在龙椅之上的欧阳晨行礼。

  “今日于爱卿出使靖国,朕对于爱卿寄予厚望,希望你能将虞太妃的骨灰送回靖国,也给靖国君主苍凛尘带去一句话,就说这很感谢他在大漠对大漠的所作所为,有朝一日必定厚报。”

  欧阳晨说这句话的时候,眸中闪过一丝狡黠的光,可以说若非苍凛尘,他不会如此轻易的就覆灭***,也不会这么快的成为比靖国还强大的大漠。

  听说苍凛尘聪明绝顶运筹帷幄,可惜呀,可惜,就算他有孙猴子的火眼金睛,也没人看透他欧阳晨真正的想法都市特种兵>

  “老臣定然不负皇上所托,一定将虞太妃的骨灰盒‘交’到靖国皇帝手中,并转告他陛下的话。”于浣诚惶诚恐,恭恭敬敬地磕了个头,表示对欧阳晨的尊重。

  不得不说,他现在对欧阳晨佩服的五体投地,欧阳晨的聪明睿智连他这个谋士相比都惭愧。

  “好了,赶紧启程吧!一路上多加小心。”欧阳辰挑了挑眉头对他说道,神情慵懒,靠在龙椅上‘揉’了‘揉’太阳‘穴’。

  于浣这就退下,欧阳晨是他看着长大的,一棵小树如今已经成为了参天大树,让人只能抬头瞻仰。

  出了皇宫,于浣随着欧阳晨派给他的一对兵马缓缓的往靖国前行,就在快出炎夏城的时候,突然有一个‘侍’卫快马加鞭的追了上来。

  他想该不会是欧阳晨还有其他事情要吩咐,扯住了缰绳,留在原地一等‘侍’卫靠近。

  “于大人,这是陛下让奴才‘交’给你,于大人一路保重。”,‘侍’卫来得快去得也快,‘交’了一个香囊在他手中,便匆匆离去。

  于浣有些疑‘惑’,香囊是蓝‘色’的底黑‘色’的曼陀罗‘花’模样,他拿捏在手中,发现香囊之中其实并没有香料,而是一张字条。

  他慢慢地将纸条从香囊中‘抽’出,却在看到纸条上的字迹,一下子便傻眼了,只见纸条上干净利落的两个字‘自裁’。

  他的心一下子跌到了低谷,面‘色’苍白,突然哈哈大笑起来,眼角已经湿润:“老臣定不负陛下所托,请陛下放心。”

  他就说欧阳晨为什么会这么轻易的就放过他,原来留着他的老命还有一用,欧阳晨的话他不得不从,这是他为大漠能做的最后一件事了。

  而这时候,苍凛尘也得到了消息,听说大漠大漠使臣会出使靖国,这样他木然紧张起来,大漠刚刚拿下了***,又派使臣出使靖国,意图让人难以猜测,但是已经一让他不安。

  欧阳晨的目的到底是不是想逐个吞并他还不是很清楚,现在只能被动,也只能静观其变,看看欧阳晨到底想要做什么龙血战神>

  如果使臣单单是来访也就罢了,如果是别的原因,他只能随机应变了。

  夏‘吟’欢看的出,苍凛尘进来总是一副郁郁寡欢的样子,她每日除了在宫中自己看看医书消磨时间外,偶尔也会去御膳房,吩咐厨子做一些他平素里爱吃的饭菜送到御书房去看他。

  希望他能缓解一下忧虑,从医学角度来讲,如果一个人长时间的处于忧郁担心的状态的话,要不了多久就会崩溃。

  不然天下为何那么多得抑郁症的的,失心疯的,都是心理压力造成的。

  这日,她亲自去了一趟御膳房,让御厨做了一道莲藕乌‘鸡’汤,亲自放在食盒之中送往御书房去。

  刚走到殿‘门’口,便听内里有夜行欢的声音。

  “陛下,天河城已经加派了十万兵马,随时准备迎战,使臣听说今日便能到,只是不知他是不是来打探我国动向的。”夜行欢隐隐担忧,在外看来,大漠和靖国是两国安邦,但是欧阳晨的野心已经渐渐显‘露’。

  他这时候派使臣出使,很可能就是想打探打探靖国的虚实,偏偏,于情于理靖国都不能将使臣拒之‘门’外。

  “不用担心他是否是来打探消息,朕是怕他来靖国后会做一些事,比如收买人心在宫中安排自己的人等等。”欧阳晨的语气沉重,最怕的就是他们有内应,他的一举一动欧阳晨都清楚的话,一旦发生战争,他会被牵制住。

  听到这里,夏‘吟’欢瘪了瘪嘴,提着食盒跨进了殿中,看了眼苍凛尘又看了眼夜行欢说道:“廉王殿下,你还是让陛下歇息歇息吧,天天想那么多,脑子里装得下吗?”

  “这……”夜行欢面对夏‘吟’欢的指责霎时有些哭笑不得,怔了怔他看到了她手中的食盒无奈笑道:“微臣知错,这就退下了。”

  夏‘吟’欢是担心苍凛尘太过劳累,如果他夜行欢连这点都看不出来的话就枉为臣子了。

  看着夜行欢出了殿‘门’,苍凛尘抬眼瞧着夏‘吟’欢嘴角往下,有些不悦道:“朕和行欢正在谈正事,你这赶走了行欢让旁人怎么议论去?”

  “爱怎么议论怎么议论,我们又不是活给他们看的,管得着吗?”夏‘吟’欢丝毫不在意宫中那些流言蜚语,嘴长在别人身上还能捂住天下人的嘴不成官路红颜最新章节。

  她边说着已经打开了食盒,慢慢的将食盒中的汤蛊端出来放在书桌上:“这可是我亲自监督御厨熬好的汤,你今天要不全给我喝了,我以后就再也不理你了。”

  每次送来的饭菜,他只是稍稍吃上一两口就没了食‘欲’,让夏‘吟’欢暗暗担心,怕他再这样下去,迟早一天会垮掉的。

  “好好好,你就是个折磨人的小妖‘精’。”苍凛尘恭敬不如从命,拿起小碗来,自己舀上了一碗,汤很香但是他确实没什么食‘欲’。

  一想到使臣到来可能会发生的一些事,他坐立难安,更不知欧阳晨会派谁出使靖国。

  “快喝!”见他发愣,夏‘吟’欢双手叉腰来了个河东狮吼。

  “好,好!”苍凛尘见她泼‘妇’模式启动,也只好遵命了,拿着小碗连勺子也不用,凑到嘴边便如同喝酒一般,咕噜噜喝了个‘精’光。

  将附有雏菊瓷釉的陶碗往她面前递过道:“朕喝完了。”

  “再喝一碗!”夏‘吟’欢不放过任何给他补养身子的机会,连忙接过碗又盛上了一碗。

  就在此时,有公公走进殿中禀报道:“陛下,大漠使臣已到,在殿外求见陛下。”

  “安排到偏殿去,没见陛下在用膳吗!”还不等苍凛尘开口,夏‘吟’欢直接喝斥道,盯着太监,面‘色’凶狠。

  “是,是。”太监不知这皇后是‘抽’了什么风,唯唯诺诺的答应着连忙退出了御书房。

  而苍凛尘已经悄然站起身,偷偷‘摸’‘摸’的想要从她的眼皮子底下溜走,还是被夏‘吟’欢发现了。

  相视一笑,颇为尴尬,苍凛尘逃走不成只好乖乖坐下,屈服于夏‘吟’欢的‘淫’威又喝了一碗‘鸡’汤。

  下载本书最新的txt电子书请点击:

  本书手机阅读:

  发表书评: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

看过《凰医废后》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