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读中文网 > 凰医废后> 第七百三十八章 她细微的动作

凰医废后 第七百三十八章 她细微的动作

  她没有怀疑,没哟迟疑,没有嘲笑,那么平静的说出这句话来,让竹束微微发愣。<>热门</>

  若是旁人听来恐怕只觉得天方夜谭,凭一己之力想要重建南疆,就算不当他是疯子,也会觉得他多半是傻了。

  “好。”他也从容的回答道,征战这么久他也累了。

  谁主沉浮根本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安稳,曾经南疆气焰一时无两,谁又能想到今日沦为军阀分割的下场。

  欧阳晨就算野心勃勃,到最后也是惨淡收场,靖国也好不到哪里去,因为战乱让天下苍生受苦受难,谁又能得利呢!

  “那就这么说好了,有朝一日你若为南疆之主,便是靖国盟友,永不侵犯!”夏吟欢说着拽过了他的手,拉住了他的小指,几分天真道:“这就算是定下了约定。”

  竹束一时哭笑不得,议和都视为废纸,这莫须有的约定又算得了什么?

  但是,心却暖暖的,像是一阵春分拂过,荡漾开来阵阵涟漪,甜甜的,仿若枯燥无味的味蕾碰触到了甜到腻人的蜜饯。

  放开了竹束的手,夏吟欢巧笑嫣然,虽然脸上敷着的草药依旧碍眼:“谢谢你,救了我。”

  竹束救了她,这是不争的事实,是他无微不至的关怀才让她有勇气面对将来,她想,恐怕分别她也不会忘记这么一个人。

  竹束闻言却紧抿了唇,不言不语,语气突然冷了下来,站起身往院子外走去:“我去雇一辆马车,还有你回京需要的东西。”

  夏吟欢不懂他为何突然态度转变,只是看着那萧索的背影越发觉得似曾相识民国狂人最新章节。

  三天后,京城中的廉王府突然来了一个客人,他下了马车,身后跟着的是三个美貌如花的女子。

  个个都是一等一的容颜,纤细的身姿,最为重要的是三个女子都是一般的高,少一分则太矮,多一分则太高。

  “劳烦通报廉王殿下,礼部尚求见。”男子年纪不大,却是一身华丽衣着,面容不俗却也不出众。

  侍卫匆匆入内禀报,不多时又归来:“大人,王爷有请。”

  得到允许,男子才带着三个女子不疾不徐的入了廉王府,廉王府中,梅花红艳如美人红唇,杨柳枯干如老人之手。

  他没心情欣赏风景,在侍卫的带领下径直的往厅堂走去,府中并不豪华,装点之物也都过为朴素,不像是王爷府邸,到有几分像是人墨客清幽之所。<>起舞电子书.</>

  厅堂中,已经有人坐在太师椅上等候,手自然而然的放在案头,手边是刚沏好的一杯清茶,还云绕着淡淡雾气。

  “臣参见廉王殿下。”礼部尚到了厅堂中央,不卑不吭的低头行礼,身后的三个美貌女子也跟着福了福身。

  夜行欢的目光越过礼部尚直接落在身后的三个女子身上,确实都是百里挑一的美人儿。

  不过微微低着头,夜行欢看得不是很清楚,不过身高和身姿和他的要求基本符合。

  “王爷,这便是臣搜罗来的三位最为相似的女子,王爷,您仔细看看?”礼部尚谄媚笑着,将其中一个推上前,好让夜行欢看得更清楚一些。

  女子上前,娇羞的低下了头,却能轻易的看出肤质细腻,模样可人,稍稍抬手掩住面颊,更带几分朦胧。

  “这个不行。”夜行欢直接否定,虽然身高身材都没什么差别,却很难看有哪一点像夏吟欢的。

  女子霎时由娇羞之态愕然在当场,礼部尚忙又拉上一个嬉笑道:“王爷,看看这个,臣觉得这个还不错。”

  “小女子参见王爷郑屠>

  。”女子的声音很甜,说着福了福身,抬眼正视着她,和方才那女子的性格却不相同。

  看起来虽有相同之处便是那面颊,但是看着却还是不大满意,他條地皱了浓眉,突然一声清脆的笑声打断了他的思路。

  他循着声源看去,便是留在礼部尚身后的女子,着着一袭素白色的衣裙,套着夜合花纹理的上衣,乌黑的秀发梳成了发髻只是淡雅的装点了一支不起眼的玉簪子,这时候淡然一笑几分风情几分绝伦。

  “你叫什么名字。”夜行欢不得不承认,就在那一瞬间,他仿佛看见夏吟欢就在眼前,那样灿烂的笑容,如冬日最和旬的阳光,如春日最温柔的清风。

  那身影就在跟前,仿若已然和夏吟欢重叠,让人恍惚。

  “回王爷,小女子姓秋名月犹,江州人士。”她慢慢的福了福身,眉目里没有女子娇羞没有喜悦,只是傲气。

  盈盈秋水般的双眸,像极了夏吟欢,她的眉眼就如同和夏吟欢出自同一名家之手。

  “好,就你了,你们都退下吧。”夜行欢嘴角浮出笑意来,满意的打量着秋月犹,当下一块大石头在心里终于落下了。

  礼部尚不负所望寻得夜行欢看上的一个女子,自然是春风得意,拱了拱手道:“王爷,那微臣便退下了,若有来日得陛下厚爱,还请王爷美言几句。”

  “那是自然。”夜行欢从容答复,心底却没有把握,虽说秋月犹像极了夏吟欢,但是毕竟只是个替代品,不知苍凛尘会不会正眼相看。

  人,是找到了,就看往后如何进展了。

  待礼部尚带着其他两个落选的女子出两人厅堂,夜行欢这才又将目光落在秋月犹身上,细细打量气质也同夏吟欢如出一撤。

  “你可知找你来的缘由?”他不会去试图让她代替夏吟欢,只是利用她的一张脸让苍凛尘暂解相思之情罢了。

  秋月犹声音平稳,淡淡答复道:“月犹都明白,尚大人已经将前因后果交代得很清楚了,能为陛下尽一份绵力是小女子的荣幸蛮荒仙道最新章节。”

  “愿意入宫为妃?”夜行欢收敛了笑意,沉着的看着她,这世上许许多多的女子都梦寐以求的想入皇宫,只为了荣华富贵便可嫁与一个素未蒙面的皇帝。

  “月犹曾也是名门之后,前些年也准备入选秀女,只是家道中落这才没能入宫,早闻陛下英明神武,俊逸不似凡人,心生爱慕已久。”秋月犹说来脸上微微有些红晕,她的话句句属实,曾有人画过一副苍凛尘的画像赠予她,如今都还好好珍藏在闺房之中。

  夜行欢点了点头,想来也是,多少女子爱慕苍凛尘,可是他的心却一直都在夏吟欢身上,能找到一个真心爱着苍凛尘又相似夏吟欢的人也好。

  “既然如此,今日你便随本王入宫,本王没有权利封你为妃,只靠你自己了,自己的路自己走。”夜行欢不会刻意带着她出现在苍凛尘面前,已经计划好,就当安排一次偶遇,若是他将秋月犹亲自带到苍凛尘面前。

  结果想都不用想,龙颜大怒别说秋月犹就是他也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

  “是。”秋月犹的手垂在腰际紧紧的拽着衣摆,想来该是紧张,或者是兴奋。

  这个动作却被夜行欢看在了眼里,对她说道:“紧张的时候咬手指甲,难以启齿的时候咬唇,担心的时候揪手,记住。”

  这是夏吟欢的下动作,他通通都记得,就算是很细微的表情,如今想来仿若都能浮现在眼前,不用刻意的回忆,便已然成了生活中的一部分。

  宫中,苍凛尘这走出了东宫,今日天气不是很好,乌云层层,眼看好似要下雨的征兆,寒风袭来,只觉得冰凉刺骨,刮在脸上宛如利刃再剥开一层层的肌肤。

  “陛下,要下雪了。”安德在身旁说着,将黑色的大氅披在他的肩头,安德大病初愈,本该好好歇息但是顾及到没人在身侧照顾苍凛尘,拖着行动不便的双腿跟在他的身后。

  “下雪,真好。”他苦笑着,天空仿若已经飘起了雪花,落在他的严重,冰冷的如同泪水。

  “走吧,去御花园。”他现在唯一能呆的地方,除了东宫也就只有御花园了,原本为他准备的寝宫长寿宫,现在空空如也。

  他想,能在夏吟欢在过的地方怀念她的模样,好让入睡时候能梦见她,在身侧,和他贫嘴也好吵架也好大唐新手>

  “陛下,小心些。”安德慌忙紧跟,听着苍凛尘咳嗽了两声担忧不已:“陛下要小心龙体,奴才稍后让御膳房给陛下做点参汤可好?”

  安德是看着夏吟欢和苍凛尘一路走来的,如今天下大定却少了个人,安德也掉了好几次眼泪,偷偷的背着苍凛尘放河灯。

  夏吟欢还在宫里的时候,宫中总是充满着欢声笑语,他那时候从来没见过苍凛尘能对谁笑得那般真诚,唯有夏吟欢。

  皇后娘娘,您魂归何处?

  安德望着那一抹背影往御花园的方向走去,在风雪之中愈发的有些恍惚,仿佛稍稍眨眼便会不见了踪影。

  已经消瘦了太多,人都瘦了一圈,安德看在眼里,近来苍凛尘饭食吃的少之又少,每晚安德都寸步不离的照顾,因而他会在半夜突然惊醒,醒来便会一直叫着夏吟欢的名字。

  再这样下去,他支撑不了多久了,思念是一种病,如同跗骨之蛆!

  看他已然走远,安德又连忙抬起步子跟上,沿途恰好遇到个奴婢,他便拦住奴婢吩咐道:“去御膳房让厨子做一碗参汤差人送到御花园。”

  他能为苍凛尘做的只有这些了,他不能让夏吟欢复活,也不能让他的思念减少一分,作为奴才他唯有尽心尽力的侍奉。

  御花园中的梅花依旧,只是前几日起了大风,吹落了不少,这雪中赏雪却没了前些日子那般的盛况了。

  雪很小,如同细沙飘扬,落在地上立马化成了小雨点,苍凛尘伸出手去,雪落在掌心,转眼便看不见。

  “安德,今天是什么时候了?”他只记得夏吟欢失踪已经一个月有余了,浑浑噩噩好像是在宫中独自生活了无数个春秋,岁月好似在指尖迅速的流失。

  “回陛下,今个是腊月初六了。”安德毕恭毕敬的回答道,只迎来苍凛尘的一声叹息。

  下载本书最新的txt电子书请点击:

  本书手机阅读:

  发表书评: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

看过《凰医废后》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