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读中文网 > 海贼之祸害> 第四十九章 潜力股
  猝不及防的一声妈妈,让桑妮呆立当场。

  倒不是因为被叫妈妈,而是贝利口吐人言。

  “恶魔果实能力者?”

  这是桑妮的第一反应。

  在判断出贝利极有可能是吃了恶魔果实,她的心情骤然复杂起来。

  梦寐以求的恶魔果实竟然被一只臭鼬吃了?

  莫德的反应却没有桑妮那么大,而且也没有直观的做出判断。

  动物会口吐人言,并非就是因为吃了恶魔果实。

  索尔面无表情看着求生欲爆表的贝利,缓缓收回手,偏头看向站在厕所门口的两人。

  “这小东西是谁搞来的?”

  桑妮直接抬手指着莫德。

  莫德:“……”

  十分钟后,众人落座于餐桌。

  上半身被捆成粽子的贝利则是趴倒在餐桌一旁的地上。

  在他的身前,放着两块肉扒和一把蔬菜。

  堪称人性的晚餐,让他受伤的心稍微得到了些许安慰。

  索尔往嘴巴里塞了一块鸡腿肉,嚼了几口便咽下去,旋即看了眼正在啃咬肉扒的贝利。

  “隐藏得挺深的啊,这小东西。”

  贝利作为拍卖会的商品之一,索尔第一时间就认了出来。

  刚才之所以差点捏爆贝利的脑袋,也是因为他感知到来自贝利的淡淡恶意。

  而他对恶意很敏感,做出那样的动作,几乎可以说是条件反射。

  若不是贝利在生死关头口吐人言,索尔肯定不会及时停手。

  也亏索尔是个体术老手,出手快,收得也快,不然贝利早就变成了无头尸体。

  “贝利没吃恶魔果实,可他为什么会说话?”

  桑妮疑惑看着贝利。

  刚才,关于贝利有没有吃恶魔果实的问题,索尔已经用一颗极其罕见的海楼石子弹帮她解了惑。

  可随之而来的,又是另一个疑惑。

  莫德忍住发表意见的念头,沉默吃着饭。

  以他现在的身份,不适合在这种场合帮桑妮科普。

  索尔知道是什么回事,解释道:

  “在伟大航道里,有一个与世隔绝的种族叫做毛皮族,这小东西多半跟那毛皮族有点渊源,但显然遗传下来的血脉并不完整,甚至可以说是稀薄,所以才会变成这样。”

  “毛皮族?那是什么样的种族?”

  桑妮神色一动。

  反观餐桌旁的贝利,亦是放缓了啃咬肉扒的速度,侧着耳朵听着索尔的解释。

  他生来与众不同,所以早早就脱离了族群。

  对于自身的特殊之处,他也曾苦恼过,为了探究明白,甚至冒着风险去接触人类社会。

  也因为这样,到最后才会不慎被人类逮到。

  索尔却是懒得过多解释,敷衍道:“你就当毛皮族是一群吃了动物系果实的人类。”

  一旁,莫德差点被索尔这个解释噎到。

  但仔细一想,好像也挺有道理的。

  桑妮则是恍然点头,瞬间就脑补出了毛皮族的形象。

  索尔又扒了好几口肉,随即感叹道:

  “莫德,你算是捡到宝了,像小东西这种血脉稀薄的毛皮族可不常见,我这辈子也才见过几次而已,要是拍卖会知道他的真正底细,又怎么可能直接留在这里拍卖?”

  “不至于吧,也就值点钱。”

  莫德并不认为贝利称得上宝。

  要是索尔愿意拿【千年】来换贝利,那莫德就愿意自行打脸。

  “是不是宝,得看你怎么去利用。”

  索尔喝了一大口酒,眼中闪着点点光泽。

  “在几十年前的伟大航道里,有一个海贼新星横空出世,他身旁跟着一只体态玲珑的黑色猎猫,就跟这小东西一样,也是血脉稀薄的毛皮族。”

  “虽然形体跟普通动物无异,但既通人性,也可口吐人言。”

  “不了解那黑色猎猫的人,只会以为那猫是因为吃了恶魔果实才会口吐人言,但也没错,那猎猫确实是吃了恶魔果实。”

  “只不过,那猎猫吃的既不是人人果实,也不是跟语言有关的果实,而是……武器果实。”

  “正因为这头吃了武器果实的猎猫,当时有很多成名已久的老海贼,皆是不小心栽在了那个新星海贼的手里,那时我还算是年轻气盛,也是差点被他阴到。”

  “时至今日,我能走到现在,也得感谢他当时给我好好上了一课。”

  用一种略微缅怀的语气说着过去的阅历,索尔又是举杯灌了几口酒。

  听着索尔的叙述,莫德脑海中顿时浮现出一个老阴比的形象,不禁瞥了一眼贝利。

  他知道有一种技术是能让武器吃下动物系果实,却没想到有人会让动物吃下武器果实。

  细想下去,也不是不行,可动物毕竟是动物。

  弊端太多了……

  但是像贝利这种血脉稀薄的毛皮族,仅论吃恶魔果实的话,确实跟人类没什么区别,而且功能性的恶魔果实也不止武器果实一种。

  这么操作下来,有一种低配双重果实能力的可塑性。

  不过,值不值得在一只宠物身上投入一颗恶魔果实,就是另一回事了。

  可总归是一个潜力股。

  一想到这里,莫德看向贝利的目光顿时不同了,当即夹起一根鸡腿,放到了贝利的眼前。

  贝利:“……”

  听完索尔的话,桑妮也在看着贝利。

  不过,她想的方向跟莫德不一样。

  仍是原本的念头。

  “太浪费了。”

  桑妮摇了摇头。

  换做她,怎么可能让一只宠物吃恶魔果实。

  那又不是什么随处可见的东西,一辈子能遇到一颗就已经属实不易。

  这其实就是眼界上的区别了。

  恶魔果实在常人眼中确实是不易多得的稀罕之物。

  但莫德很清楚,像多弗朗明哥或是四皇那种海贼团,旗下的干部基本人手一个恶魔果实,更别说有一小撮人会随意糟蹋恶魔果实。

  只能说,只要实力足够强大,寻常人眼中的稀罕之物,到最后也会变成大路货。

  “所以,还是卖掉贝利比较好。”

  以桑妮的价值观,不可能在贝利身上浪费一颗恶魔果实,侧重点理所当然还是想要将贝利拿去换钱。

  “贝利都喊你妈妈了,卖掉不好吧?”

  虽然没有武器果实,但莫德已经将贝利视为潜力股之一,自然不打算卖掉贝利了。

  他刚说完,就迎面飞来一根鸡骨,以及桑妮冷若冰霜的神情。

  被贝利突然喊妈妈。

  她本人也是莫名其妙。

  又怎会知道贝利之所以喊她妈妈,是因为她替贝利取了个名字。

看过《海贼之祸害》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