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读中文网 > 海贼之祸害> 第五十章 充实感
  意识到贝利的潜在价值之后,莫德决定将贝利留下来。

  同时,莫德对索尔说的那个新星海贼很感兴趣。

  菜过五味后,他向索尔追问起那个新星海贼更多的事迹。

  索尔似乎是因为想起了以前的事,倒是来了兴致,酒是一杯接着一杯,话是一句接着一句。

  莫德和桑妮就如同一个合格的听众,沉默倾听着索尔所述说的过往。

  直至索尔喝得烂醉如泥,这场回忆才迎来终止。

  待索尔回房休息,莫德帮桑妮收拾残局,之后各自回房。

  至于贝利,因为身价暴涨,倒不用再去厕所净化空气了,但该捆的锁链一条都没有少。

  莫德回到房间,卸下负重后,坐到床上。

  念头一动,猎人笔记显现出来。

  视线掠过封皮上的一小撮的微渺星点,只有代表着鱼人萨姆的那颗星点多出了一个小小的尖角。

  直接翻开笔记,莫德拿着铅笔在空白书页上写写画画。

  每一笔每一划皆是跟原著有关的记忆。

  这是他每天坚持去做的日常功课。

  为的就是进一步去巩固记忆,从而让那些渐至模糊的画面慢慢变得清晰可见。

  尽管做起来枯燥,却十分重要。

  日常温习结束后,莫德撤掉猎人笔记,转而拿出【手记复写版】看了起来。

  看了两遍,莫德才收起本子,躺了下来。

  【猎人笔记】

  躺下来后,莫德又召出了猎人笔记。

  他看着封皮上的第二条空白银线,陷入沉思中。

  与艾贝的那一战,令他进一步倾向于刀术的选择。

  相比于拳头,仅论长度和硬度,确实是长刀占优。

  而且,攻击距离更长也意味着风险更低。

  这比较契合莫德的选择方向。

  抽出书脊上的鹅毛笔,莫德却没有直接落笔。

  本不用再迟疑,但索尔今晚提起的那个新星海贼,却让莫德凭空生出了许多想法。

  根据索尔所说,那个新星海贼不仅精通体术,就连刀、枪,甚至较为冷门的兵器造诣也是不弱。

  在这个前提下,那海贼甚至吃了一颗能够增涨身体综合素质的动物系果实,然后再去搭配猎猫的武器果实,从而形成特殊且强大的战力。

  只不过,在索尔的述说下,那个新星海贼初期确实无比耀眼,但后面很快就黯淡了下来。

  “贪多嚼不烂,这个道理人人都懂,所以就算他天赋过人,到最后也只能止步于此。”

  这是索尔的原话,充满了讽刺意味。

  在最后,甚至给了莫德一个警告的眼神。

  对此,莫德还是很认同这个【前车之鉴】的。

  贪多嚼不烂的道理,他亦是十分清楚。

  当然,那是建立在没有【猎人笔记】的前提下。

  有这么一项能力在,莫德可以比别人省下更多的时间和精力,也就不会沦落到如那个新星海贼的下场。

  如此一来,在贝利吃下【武器果实】的前提下,如果写下诸如【兵器掌握】的需求……

  届时,

  要用枪,那就变抢。

  要用刀,那就变刀。

  要用斧,那就变斧。

  多变的战斗方式,定然能让敌人头疼不已。

  这就是莫德迟疑着没下笔的原因。

  原本他已经否决了【兵器掌控】的选择,但贝利的出现,以及索尔提起的过往,反倒又让这个选择死灰复燃。

  假如,能够凭借着猎人笔记去渡过艰难的初期和中期。

  那么,存在于未来的种种画面,就足以令莫德热血沸腾。

  一想到这里,莫德难免兴奋。

  但他并没有被自己想象出来的未来冲昏头脑。

  如果连初期都渡不过去的话,何来的后期未来?

  再者,先不说让贝利归心,就是武器果实,短时间内也弄不来。

  硬要弄的话,就得做好与多弗朗明哥对立的心理准备。

  但最关键的,还是【收益分流】这个避不开的难点。

  莫德渐渐冷静下来。

  构思出来的未来固然美好,但难关重重,跨过不去的话,所有的设想只会变成空想。

  “不能再让‘收益’分流了,往后还得将‘霸气’或者‘果实’考虑进去。”

  莫德考虑了许久,却是没有被那个新星海贼的事迹所动摇到,落笔写下【刀术掌握】的需求。

  尽管做出决定,但莫德对贝利的未来仍抱有相当大的期待。

  要是能让贝利吃下武器果实自是最好不过。

  即便做不到,也可以选择具有辅助性质的恶魔果实。

  莫德撤掉笔记,缓缓闭上了眼睛。

  脑海中,全是如何发掘出贝利的【工具属性】的奇思妙想。

  ........

  随后几天。

  尽管填下了第二个需求,但莫德还是老实待在了店里。

  他认定艾贝和卡兹特会上门找麻烦。

  所以为了抬出索尔这根大腿,这几天下来,他以渴望学枪的态度留住了每天早上都要去花街晨练的索尔。

  但是,几天过去了,却连个影子都没见到。

  平静得让莫德深感诧异。

  这不科学啊?

  莫德百思不得其解之余,顺便将6、7、8、9、10号邻居的经验值收入囊中。

  收割完长在家里附近的韭菜后,莫德还特意跑去问了下桑妮有没有新的韭菜可以割。

  遗憾的是,兴许是收割韭菜的频率过高,导致附近人心惶惶。

  因此,不仅没有新的韭菜住进来,甚至一些莫德看不上眼的韭菜还纷纷搬走了。

  而新晋的家庭成员贝利,就在一旁听完了莫德和桑妮轻描淡写般的交谈。

  从那之后,贝利很多时候都不敢正眼去看莫德。

  尽管他知道能住在这个镇子里的人类都不是什么好鸟,但只要脑补出莫德拿着枪面无表情将那一只只小鸟打下来的情形,他就不禁对莫德生出惧意。

  到了第五天,莫德没有再挽留索尔。

  等索尔出门后,莫德终于不再克制摸刀的冲动,从货架里抽出一把外观相对入眼的长刀。

  正在看报纸的桑妮注意到莫德的举动,抬头问道:“干嘛?”

  “试试手感。”

  莫德手握刀鞘,对着桑妮嘿嘿一笑。

  桑妮蹙眉道:“让索尔知道的话,指不定剥了你的皮。”

  “你不说,我不说,索尔怎么会知道呢?”

  莫德握住刀柄,入手只觉得一缕淡淡的熟悉感缭绕于心头。

  不同于握枪时的安全感,反而是一种说不清楚的充实感。

  在这种莫名的感受之下,只是握着刀柄,莫德就生出一种出刀的冲动。

  只可惜身前并没有敌人,而店里也没有练习用的木桩。

  想到这里,莫德下意识瞥了眼贝利。

  被莫德瞅了一眼,上半身被锁链捆得结结实实的贝利顿时心头一颤,当即蠕动着身体,爬到柜台内,躲到了桑妮身后。

  莫德见状,走到柜台里,关怀道:“贝利,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

  “没、没有。”

  “哦,那就好。”

  莫德转而看向桑妮,问道:“这刀多少钱?”

  他突然想到,用不着非得去外面买刀,这里就有很多现成的。

  “260万。”

  “……”

  莫德默默将手里的刀放回去,考虑到不去增加桑妮的工作强度,他并没有拿起第二把刀,而至用手指着。

  “那这把呢?”

  “170万。”

  “这个呢?”

  “220万。”

  “最便宜的是多少?”

  “90万。”

  “……”

  莫德摸了摸兜里不到50万的贝利,深深一叹。

  果然还是到镇上的武器店物色一下吧。

  至于店里第三货架上的二手货,他可看不上。

  :。:

看过《海贼之祸害》的书友还喜欢